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以色列指控哈马斯在希法医院地下建立总部,利用医院作盾牌是哈马斯的一贯传统 ...

幺幺素微 2023-10-31 09:21 326人围观 军事快讯

10月7日哈以战争打响后的第10天,10月17日晚间,加沙城内一所有悠久历史的医院——阿赫利阿拉伯医院(Al Ahli Arab Hospital,始建于1882年)——遭到轰炸,造成重大伤亡。然而对于轰炸方迄今仍没有定论:哈马斯一口咬定是以色列国防军所为,以色列则指控是巴勒斯坦伊斯兰圣战组织的一支掉落火箭炮导致了此次爆炸。

(阿赫利阿拉伯医院爆炸事件现场)

该事件发生10天后,2023年10月27日,也就是上周五,以色列官方发布了一条视频和一条音频,指控哈马斯利用加沙城里的另一所医院——希法医院(Al-Shifa Hospital)——的地下建立了哈马斯的总部基地。

,时长

00:11

(希法医院的地下哈马斯基地,视频来源:以色列驻华大使馆)

,时长

00:38

(两名加沙人的电话录音,提到哈马斯的总部设在希法医院地下,音频来源:以色列驻华大使馆)与阿赫利医院被炸后的各执一词相同,哈马斯对在希法医院地下建立总部的指控也是断然否决,说那是子虚乌有的诬陷。

那么,到底谁在撒谎?谁说真话的可能性更大呢?其实不难辨别,看看历史就知道了。

虽然不像阿赫利医院那样从1882年的奥斯曼帝国时就建立了(不过需要注明的是,阿赫利医院虽然是在奥斯曼帝国时建立的,但是是由英国传教士建立的教会医院,与奥斯曼政府没有太大关系),但希法医院的历史也很悠久,比以色列的历史还要多一年:Al-Shifa在阿拉伯语中意为“治愈之家”,原是英国陆军军营,在1946年被英国托管政府改造成一个提供检疫和发热性疾病治疗的中心,承担起医疗功能。1948年阿以战争即第一次中东战争(也被称为以色列立国战争)期间,阿赫利医院、希法医院就是当时加沙最重要的两所正规医院。

经过七十多年的各自发展,希法医院早已超过历史更悠久的阿赫利医院成为加沙当地规模最大、科室最全的中心医院:阿赫利医院一共有80张床位,而希法医院仅内科就有100张床位、儿科有70 张床位,以及其他更多的科室。

(加沙最大的医院:希法医院)

至于希法医院与哈马斯之间的关系,能找到的最早报道是2003年。当年9月6日,以色列军方首次对哈马斯创始人亚辛实施斩首行动,亚辛没有被炸死但是受伤了,受伤后的亚辛就是被送到希法医院接受治疗并康复的。(事后有分析认为,以色列军方的这次斩首行动具有震慑性,目的是想让亚辛放弃人体炸弹袭击,但是并没有效果,于是在2004年3月22日的第二次斩首行动中就直接把亚辛炸死了。)

当时以色列军队还没有撤出加沙地带,希法医院与哈马斯之间的关系应该还仅仅是医者与患者之间的关系。但是自2005年以色列实施单方面脱离接触计划将军队与以色列定居者全部撤出加沙地带,哈马斯逐渐全面控制了加沙后,作为加沙地带最大的医院希法医院与哈马斯的关系就不只是医患之间的关系了,而更像是庇护者与被庇护者的关系了。重点是:庇护者不是哈马斯而是希法医院,被庇护者不是希法医院而是哈马斯。

从2006年开始,就有大量可靠的报道,认为希法医院不仅是一座医院,而且成了哈马斯的军事行动基地。

2006年,美国公共广播公司(PBS)的一部纪录片显示,哈马斯武装分子在希法医院的大厅里游荡,恐吓工作人员,并拒绝纪录片拍摄者进入医院的部分区域。

2007年,在法塔赫与哈马斯冲突期间,一些被送往希法医院的法塔赫伤者在医院内被哈马斯武装分子杀害,法塔赫向希法医院发射迫击炮和火箭筒,引来哈马斯从医院内部开火,这一事实证明了希法医院内部藏匿有哈马斯的军事力量。

在2008年12月~2009年1月的加沙战争(以军称为“铸铅行动”)期间,有媒体报道哈马斯利用希法医院作为掩体和避难所,因为他们知道该医院不会受到以色列国防军的空袭,包括哈马斯二号人物艾哈迈德·贾巴里在内的哈马斯领导层藏匿于希法医院2号楼烧伤病房下的一个掩体中。哈马斯不仅把这里当成了躲避空袭的避难所,而且把它当成了拘留、审讯、酷刑、处决“叛徒”的地方,在这里枪杀处决了包括32岁加沙人萨利赫·哈乔吉(Saleh Hajoj)在内的多名被他们认为与以色列“勾结”的巴勒斯坦人。

(2008年,哈马斯在希法医院处决“叛徒”的报道)

2009年,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管理的巴勒斯坦卫生部指责哈马斯控制了希法医院、纳赛尔医院和精神病院的病房,利用这些病房进行审讯和监禁,同时拒绝提供医疗服务。该部还呼吁哈马斯停止窃取并将医疗资源转移到该组织的仓库和中心。

(2009年,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管理的巴勒斯坦卫生部指责哈马斯将包括希法医院在内的数个加沙医院变成了监狱)

也是在2009年,辛贝特的一名前特工表示哈马斯在希法医院的行动是公开的秘密。哈马斯特工拉米·米斯巴·阿贝德-拉博(Rami Misbah Abed-Rabbo)则承认,哈马斯在2008 年与以色列的战争期间接管了希法医院的一个大型地下掩体。

此后,哈马斯全面控制加沙地带,当然更是全面控制加沙地带最重要的医院希法医院,在这里经营多年。

到2014年7月~8月的加沙战争(以方称为“保护边缘行动”)时,《华盛顿邮报》报道希法医院已经是哈马斯领导人“事实上的总部”(facto headquarters for Hamas leaders)。这是第一次将希法医院看成是哈马斯总部的报道。

(2014年,华盛顿邮报:希法医院已经成为哈马斯领导人事实上的总部)

同样在2014年,以色列官方发布的一份开源情报报告援引巴勒斯坦消息人士的话说,哈马斯将希法医院的X光部门用作监狱和审讯设施。

2015年,第三方人权观察机构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又名大赦国际)发布报告,称哈马斯在2014年加沙战争期间利用希法医院拘留、审讯、酷刑、非法杀戮不同政见者,至少有23名被控与以色列勾结的巴勒斯坦人在这里被处决,有数十人遭受酷刑,其中许多受害者是哈马斯政治对手法塔赫成员。

据称,有一位名叫拉贾·阿布·达加(Radjaa Abou Dagga)的巴勒斯坦记者曾写了一篇揭露哈马斯如何将希法医院用于军事目的的文章,但随后由于担心家人的安全而删除了该文。于是就能理解:为什么在以色列国防军空袭加沙的时候有那么多游行队伍反对以色列的轰炸,而哈马斯空袭、恐袭、人体炸弹以色列平民的时候加沙地带没有一个人出来游行反对哈马斯。

显而易见的是,哈马斯利用包括希法医院在内的医疗机构是很容易理解的:一方面可以利用医院的医务人员和患者作为“人盾”(human shields)保护自己免受合法袭击,因为即使是在战争时期医院也是受人道主义保护的,对医院的袭击会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另一方面是可以利用医院的资源为自己输血,据以方称哈马斯从医院偷走了燃料、控制了发电机等。

根据这些历史记录,一个非常合理而且保守的观点是:以哈马斯经营了这么多年的地下隧道战略,即使希法医院地下没有哈马斯的总部基地,也一定有重要的地下隧道基础设施;根据哈马斯的隧道战略,这些隧道可能是四通八达、向各处发散的。

自10月7日哈马斯突袭以色列平民以来,以色列国防军多次警告称要摧毁加沙地带的所有哈马斯基础设施。那么很显然就要包括这个被称为“哈马斯总部基地”的希法医院地下隧道。但是鉴于阿赫利医院的轰炸事件产生的国际舆论在前,以色列国防军应该不会轻率对希法医院展开空袭行动。所以如何摧毁这个“哈马斯总部基地”地下隧道是一个比较棘手的事情。

无论如何,以色列国防军要进行地面行动的推进,围绕希法医院的哈马斯地下隧道战斗将会是行动中的重中之重。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免费看电影 xxx视频
小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