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9·11二十周年 美专家:美国成为“更加偏执、仇外和军事化的国家”

没未来的胖子 2021-9-10 13:36 955人围观 迪拜资讯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编者的话:遭受“9·11”恐怖袭击20年后,美国仍表现出被重创后强烈的应激障碍症。随着“9·11”事件20周年纪念日的到来,美国民众在悼念近3000名遇难者的同时,也在反思过去20年美国一些失败的内政外交政策。更有讽刺意味的一个背景是,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在“9·11”事件发生3个月后被小布什政府推翻,但20年后,塔利班再次掌权。国际舆论认为,这揭示出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的失败,也令拜登政府在美国国内遭到猛烈抨击。但美国决策层没有深刻反思,更没有吸取过去20年的惨痛教训,相反,他们又在谋划着如何对付更强大的竞争对手。有中国学者认为,美国政治精英这种“一根筋”的僵硬战略思维预示着美国将会遭受更大和更多的失败。

  资料图

  “我们离真相越来越远”

  与10年前奥巴马政府“低调”纪念“9·11”十周年不同,因狼狈撤离阿富汗而焦头烂额的拜登政府正想借“20周年”这个特殊的纪念日转移一下民众的不满情绪。据美国白宫公布的日程,美国总统拜登和夫人9月11日当天将前往纽约、五角大楼和宾夕法尼亚州的袭击现场凭吊。美国民间也有自发的悼念活动。在加利福尼亚州马里布的佩珀丁大学,已连续14年举办“国旗飘扬”展览——3000面美国国旗插在草地上,用以悼念“9·11”事件中的遇难者。

  从美军8月底全部撤出阿富汗,到近日美国国内纪念“9·11”事件20周年的氛围越来越浓,美国退役军人艾德里安·博南伯格总是感到自己处于极度震惊和某种尴尬之中,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如果有人问我,美国是否愚蠢到会浪费20年的时间,仅仅为了抓捕并杀死一个人来复仇的话,我会说,我们实际上就是那么愚蠢!”2007年至2011年,博南伯格作为美国陆军指挥官曾两次前往阿富汗执行军事任务,让他不满的是,几乎所有参与并制造了这场混乱的美国决策者都在尽一切努力推卸责任,而“在美国的电视节目中,战争只是小布什、奥巴马、特朗普以及拜登等几任总统表演秀中的一个故事情节”。

  和博南伯格一样,那些“9·11”袭击事件亲历者脆弱的神经也承受着新的压力。布雷特·伊格尔森近日与近1800名受到“9·11”事件影响的人——包括幸存者、紧急救护人员和遇难者家属联合签名,要求拜登采取行动解封相关档案,否则的话,他今年就不要去纽约世贸中心恐袭发生地去搞悼念活动。“9·11”袭击发生时,布雷特的父亲布鲁斯就在世贸中心双子塔南塔工作,他本可以逃离大楼,但却选择留下来协助更多的人撤离。布鲁斯最后一次被人看见是上楼去拿对讲机,想要和消防员、警察保持联系,但在那之后楼塌了,他的家人最后也没有找到他的遗体。布雷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令人愤怒的是,美国政府对‘9·11’恐袭的调查始终遮遮掩掩。我们都很沮丧,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离真相越来越远。”

  今年50岁的美籍华人邹女士曾是一名在世贸中心双子塔北塔上班的软件工程师,2001年9月11日,她因休假幸运地躲过一劫,但同一公司至少有30名同事在这场袭击中受伤或身亡。邹女士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战争永远夹杂着太多私利。20年后,关于‘9·11’事件的真相仍然无解,美国民众也没有得到‘他们为什么这样恨我们’的答案。而美国政府却在美国国内和世界各地制造了更多的冲突与仇恨。”她还清楚地记得,在“9·11”袭击后,小布什总统宣称要发动一场新的“十字军东征”,引发中东国家的不满。

  “每一个‘9·11’纪念日,对美国来说都是一种反思。”《华盛顿邮报》近日发表评论文章称,最初“9·11”事件在美国激起的是英雄主义,在纽约曼哈顿奋不顾身营救他人的警察、消防员和急救人员,是这些回忆的主题。随着美国深陷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美国政府和情报机构的谎言与劣迹开始大白于天下,以及随之而来的虐囚、滥杀平民等黑幕曝光,对反恐战争必要性的反思以及美国正义形象的坍塌开始成为反思的主题。如今,在美国迎来第20个“9·11”纪念日之际,美国刚从阿富汗完成撤军,塔利班重新夺回阿富汗政权。美国人民一定会问:美国为什么如此失败?美国人付出的鲜血和金钱是否值得?

  美国“失去的20年”

  “‘9·11’恐袭事件对美国的影响可以和二战时的珍珠港事件相提并论。”美国政治学家约瑟夫·奈近日这样表示。但在美国作家弗雷德·卡普兰看来,相比珍珠港事件,恐怖袭击来自不确定的组织和个人,从这个意义上说,“基地”组织把美国变成了一个更加脆弱的国家,即使是美国一度推翻塔利班政权、杀死本·拉登,但这些胜利只不过是昙花一现,恐怖组织20年依旧作恶不断。更不幸的是,“9·11”事件让美国成为“更加偏执、仇外和军事化的国家”,且这种负面影响一直持续到今天。“9·11”事件发生时,弗雷德·卡普兰的身份是《波士顿环球报》纽约分社社长,回看这20年,他认为,这起事件也标志着美国对世界的认识发生转变,一部分美国政客开始夸大外部对美国造成的威胁,催生“特朗普主义”,并导致美国政治日益分裂和对抗,种族歧视、政党纷争、阶层矛盾等鸿沟似乎越来越不可逾越,来自外部的威胁(真实的或夸大的)加剧美国人的分裂,使得美国人之间难以就最基本的问题达成共识,包括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问题上。

  俄罗斯《生意人报》观察员古列维奇认为,美国现在比20年前面临更为严重的问题。当时,几乎所有国家都同情或宣布声援美国发动的反恐战争,但没人能预料到阿富汗战争持续了20年。

  谈到过去20年美国的“变与不变”,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告诉《环球时报》记者,“9·11”事件过去20年了,美国的变化是——自身实力和国际信誉遭受双重性实质损害。20年巨额资源用于军事或所谓“重建他国”的行动,直接激化了美国自身内部已有的全方位危机,使美国深陷政治极化恶斗、种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泛滥、阶层对立弥漫、国家与个人身份认同迷失的高度混乱状态中。李海东认为,当下一个极度病态的美国,长时间内很难继续维系其所谓国际领导力的国内基础,“单极格局已经坍塌,多极格局正快速变为现实”。而美国的不变是——20年来,美国始终没有改变以制造清晰明确对手或敌人的方式,来确立自身国际地位和规划其国际行为模式的老毛病。美国遇袭后获得国际社会同情,本应切实协调各方力量根除国际恐怖主义和极端势力,但它却在打击“基地”组织的反恐过程中,谋求推进其地缘政治利益的全球霸权目标,由此其以单边主义、先发制人等有违国际规则的方式掀起针对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等主权国家的一系列干涉、占领或改造行动,导致这些国家及相关地区陷入长期动荡。

  李海东告诉《环球时报》记者,20年来美国内外政策的双重失败,不是他国导致的,而恰恰是美国自身政治精英缺乏反省意识和自我纠错勇气,一步错步步错逐渐累积起来而产生的。越来越多的国际学者达成共识:美国决策精英没有充分利用过去的20年着力解决或缓解国内政治极化、社会僵化、经济鸿沟扩大等诸多困扰美国自身发展的重大难题,相反,他们醉心于权斗与哗众取宠,眼下抗疫不力将美国自身国内治理弊病彻底暴露无遗。

  在中国学者看来,美国“失去的20年”是自身判断与决策错误带来的,完全是自作自受。过去20年,美国没有良性利用其绝对优势实力地位,去打造基于大国协调和大国关系稳定的国际秩序,而是处心积虑地排挤和打压中俄等国,大搞地缘政治把戏。

  埃及外事委员会委员、《金字塔报》专栏作家贾巴拉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美国在“9·11”事件20周年纪念日前狼狈撤离阿富汗,吞下自酿的“毒果”,可以说是咎由自取。干涉他国内政、插手地区事务体现出美国的劣根性,理应引起美国政府深刻反思并从中吸取教训。但美国的反思显然不到位。阿联酋《声明报》刊文称,事实上,无论是越南战争还是阿富汗战争,美国无不以失败收场。文章认为,当美国认为没必要在阿富汗浪费时间和精力后,竟然会向东转,直面中国这个竞争对手。

  “美国为自己准备了绞刑架”

  德国《南德意志报》刊文称,遭受“9·11”恐怖袭击后,美国成立新的部门——国土安全部,从那一刻开始,美国将“反恐和国家安全”当成为政治决策和武力行动辩护的流行词。“9·11”留下的最悲惨遗产仍将是把美国不断卷入战争——出于恐惧地报复,或天真地以为用炸弹和入侵的方式就可以击败恐怖主义。实际上,在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中伤亡的人,真正的恐怖分子很少。

  据美国布朗大学估计,20年来,在美国干涉的国家中至少有100万人被杀。而该校“战争成本”项目联合创始人妮塔·克劳福德表示,这仅是那些直接死于与美军冲突的数据,尚未包括因战乱死于饥饿或疾病的人,“大多数被美国打死的所谓恐怖分子都是平民,难道这就是国际社会赋予美国的权力?”据估算,美国在“反恐战争”上的花费超过8万亿美元,美国政府还宣称这笔钱用于开发被占国家,但正如人们所看到的,伊拉克和利比亚深陷贫困,阿富汗有1/3人口在挨饿。

  俄新社评论说,在这些血腥的冲突中,美国军工产业20年来一直在牟取暴利,而这一切的代价都是用无辜者的生命换来的。正如著有《美国:告别之旅》的美国专栏作家克里斯·赫奇斯所说:“美国在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受到羞辱,就像以前在越南和古巴一样,仍然对其衰落、无能和野蛮视而不见。美国没有意识到他们正在建造的绞刑架是为自己准备的。”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研究员马库斯·齐奈尔认为,“9·11”袭击20年后,北约从阿富汗撤军是“反恐战争”的失败,欧洲必须从中吸取教训。他认为,过去20年,欧洲盟友出于对美国的忠诚而紧随其后,西方国家政府大力输出西式民主,但2021年不再是2001年,欧洲已被上了一课:认识到美国完全是在追求纯粹的自身利益,“美国优先”不仅适用于特朗普,也适用于拜登。其他北约国家只是无能为力的附属物。阿富汗战争是最后的丧钟,欧洲必须把自己的军事和安全政策从美国手中解放出来。

  针对德国舆论的反思,李海东表示,联盟体系本来是美国最重要的战略资源,但因美国政府大溃败式撤出阿富汗并抛弃盟国的做法,让盟国对美国决策精英层和美国内外政策连贯性及可预见性产生高度质疑。

  过去20年,美国民主与共和两党轮流执政,内外政策呈现出“一方拆、一方建”的恶性循环,美国处理国际事务时往往带来分裂、对抗、战争等危机后果,这让更多国家认清美国是“全球混乱播种机”的现实。过去20年,美国其实也有清醒的认识,那就是承认解决美国面临的诸多难题离不开国际合作,这很难得。在应对恐怖主义、全球性金融危机、气候变化、疫情、核不扩散、毒品走私等挑战时,美国当政者大多强调国际合作的重要性。不过,在处理这些自身要求合作的议题时,美方往往带有双重标准和地缘政治角逐的意图,从而最终又导致这些议题无法以美国的愿望实现。眼下,更多分析人士认为,民粹主义将会在较长时间影响美国政治和外交政策走向,这令人想起一战前与二战前的德国。这对美国与世界而言是福是祸,人们只能警觉地持续观察。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原作者: 没未来的胖子
小黑屋